姜酿

【周安】没名字。

“为你,千千万万遍。”
                      ——胡塞尼《追风筝的人》

01.
喉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失血过多的征兆让他都说不出话来时,他突然感知到什么,蓦然一抬头,就发现有一个熟悉的人站立在那里。

安文逸。周泽楷心里念了一遍名字。安文逸衣摆因风微动。他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了,两人目光遥遥相望。

安文逸踏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过来。

他隔着不太远的距离,测过头看着神情萎靡的人,说道:“周泽楷。”
那一瞬间,心好像突然跳动了一下。但是周泽楷没有说话,他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睁着眼睛盯着人。

“你怎么在这里?”安文逸问道。继而蹲下身,非常自然的用手摸上周泽楷的喉间,而周泽楷也非常顺从的抬起头让他检查。

这个动作让安文逸的手微微一顿。他神情不变的给周泽楷做检查。安文逸从口袋里拿出一些绷带、小瓶酒精和剪刀。他把周泽楷贴在手臂上的衣服给剪开,那里的伤都已经凝固了,撕开的时候简直血肉模糊。

安文逸这种情况见的多了,表情没怎么变,先是用绷带慢慢的沾了点酒精清洗伤口。他在战场上接触的都是一些男人,所以下手起来也没有很细腻,不是太疼,也没有多舒服就是了。

周泽楷看着低头处理伤口的安文逸有一点儿出神。硬生生的被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给拉回思绪,他张了张嘴,想说很疼。可是又不想被看轻。于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两人一时静谧。
过了一会,安文逸把伤口清洗完毕,用绷带将伤口缠绕好。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慢慢的撕开包装递到周泽楷嘴边,示意他吃。

周泽楷:“……??”
安文逸不想废话,“补充能量。”
说完,慢慢的搀扶着周泽楷,让他站起来。顺便还摸了摸他的腿,问道:“没什么问题吧?”
“有点麻。”周泽楷诚实的说,“我现在还有点晕。”
安文逸:“哦。那走慢点。”

糖很甜,带着一丝丝奶味。周泽楷含着糖,跟在安文逸的身后,他有点不敢相信安文逸这种人会带着糖果,在他的印象中,好像只有给小孩子看病的医生才会在口袋里面装糖果,用来哄那些哭闹的小孩子。周泽楷默默的想,他既没有哭也没有闹,果然只是单纯的用来补充能量的吧。

“以后少来这种地方。”安文逸突然说,为没有给周泽楷接话的机会,不理会他继续道:“这里很危险,少来。”

“你不是也在这里吗?”周泽楷反驳道。
安文逸停在原地,回过身,盯着周泽楷,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回答,他从脸一直看到脚,说道:“我又不上战场。”

周泽楷一时无法接话。
“你看你每一次来这里,不是这里受伤就是那里受伤。你看看我,你看到我的时候,我有受过伤吗?”安文逸说。

“有。”周泽楷突然说道,“我记得,你都快死了,血都流光了,还一直说什么救人。我记得旁边的人都在哭。”

………………。

安文逸仔细想了想,抬起头,突然笑了,“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完美。”

周泽楷被这句话搞的没头没脑。而后无论他怎么问,安文逸都闭着嘴,冷着一张脸,问什么也不说。好不容易走到基地里面,安文逸立即把他丢给作战部的人员,自己抽身离开。

周泽楷就站在那里,一个人可怜兮兮的看着安文逸离开。
可是实际上,当时周泽楷心里也没有什么情绪。他就是觉得特别好奇。安文逸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02.

好久都没有这么恶劣的天气了。夜里的风把窗户吹直直作响,扰的人心作乱。
会议室里。
这里不时的响起窃窃私语的讨论声,坐在头位的人相当的英俊,看起来也非常年轻。他坐在自己的位上,正在翻看文件,不多时,把文件啪的往桌中央一扔。

顿时,一桌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双双眼睛都望着他。
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
“全体戒备,别看了。随机应变。”来人说道。他看着会议室里的所有人,无奈的摇摇头,重复道:“戒备。”
“好。”为首的人回答,他拍了拍桌子示意散会,先一步的走到门前,看了还没动的人,说道:“文逸,戒备。”
“你也是。”安文逸说道。
“知道。”

夜里正是偷袭的时候,所有人都四处戒备。安文逸去了医疗所,讲所有的医疗设备都备齐,然后把一些简要的救治工具装好,装在盒子里,准备跟随队伍。
但是没想到被拦着了,理由也相当干脆。
“你是医疗所里老一辈的希望,要是你出了什么事,那群老家伙岂不是要蹦起来把队长杀了。”
安文逸一时无语,但是他又不好拒绝,只能堵着门,把目光投向周泽楷,期望他说点什么话。
没想到周泽楷思索了一番,也觉得这个话很有道理,干脆的下决定:“你就在这里吧。”
安文逸没动,他也很固执。
“请相信我。”周泽楷说道。
安文逸抬头,慢慢的、慢慢的把身子挪开,让出位置。临走时,周泽楷扬起脸,嘴角延伸出向上的弧度。
这一次安文逸罕见的没有任何回应,他只是说:“注意安全。”
是的,注意安全,保护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战争无眼。

03.

“你就是你们的目的吗?”
安文逸赶往医疗所,冷着一张脸。
医疗所的工作人员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安文逸的助手匆匆忙忙的把他拉进里面的实验室。

实验室里坐着几位老医生。他们大多数头发花白,带着眼镜。安文逸环视一圈,“曾几何时,我也以为我最后会是这样。”

“如果大家都很好的话。”

“节哀。”有人说了一句。
安文逸摇了摇头,“道理我不想说了。我要求销毁。”
“不可能!”又有人说,“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制造出来的,你绝对不能毁掉。”
“不行。”安文逸一听就反对,“我要求销毁。”

“当初——”
“别提当初!”安文逸打断这句话,“我就是后悔我当初没有跟着去,否则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大家左看看,又看看。
“大家都是为了你好,当时——”

“够了。”安文逸打断他们的话,“如果不销毁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说完,他冷冷的撇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快速的走掉。

04.

可能。
我最后也做不到为他千千万万遍。

#文笔不好,很难表达出我想写的故事。有些东西我难以形容出来了。也勉强算一个生贺吧,很久以来的脑洞了。我心中的周安大概就是这样了。

安安静静看文,安安静静写故事。

【周安】泥沼

#大概可能ooc吧##自给自足系列#


下雪了,雪落在眼镜上化为水,湿了镜片,导致看东西都不太清楚。他近视很久了,已经到了有点严重的地步,取下眼镜后看人都是一模一样一个模糊的团,如果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那么眼前这个长相不一般的人,又是联盟第一男神的周泽楷出现在这里也不足为奇。


到现在安文逸也不知道还以什么样的状态来面对他,两个人在一起时——曾经,曾经在一起时,也没有什么话说,安文逸很少开启话题,而周泽楷就不用说了,他沉默寡言,有时候静静地看着安文逸就那么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微长的发,时而皱起的眉头,被镜片阻挡的眼睛,微抿的唇。一寸一寸的扫过,带着明灭不清的暧昧之感。


那段感情没有多久,只有八个月,加上两人不在一起,能够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在一起的时间一个月都不到。在一起是周泽楷说的,分开也是周泽楷说的,安文逸在中间起了什么作用呢?其实他也在想这个问题。


两人沉默了一会,周泽楷不说话,安文逸也不说话。或许是安文逸熬不住了,他的眉目之中有抹不掉的疲劳之感,声音也不像往常那么干净,嗓子有点嘶哑了,“有什么事吗?”


安文逸说着,丝毫不觉得这里现在怎么了,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嗓子不怎么好,不由得轻咳了一声,手指抵在喉咙,别扭的按了按,察觉到好一点了,才又缓缓的正视眼前的人。


周泽楷确实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人,又或许是因为他在思考如何开口,安文逸也耐着性子等着他。雪渐渐下的大了,调皮的落在安文逸的眼镜上,模糊了他的视线。安文逸想着,为什么今天要下雪呢?总觉得很不方便,至于是为什么不方便,他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想你……”周泽楷憋了好久才说出两个字,安文逸想,可能在那一瞬间,我的心确实起伏跌宕了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于是他看着周泽楷,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罕见的笑了笑,“哦。”


然后就被抱了个满怀。


有点暖和。安文逸这么想着,随后后知后觉的想到“周泽楷为什么抱我”“周泽楷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两个念头在他脑海中挣扎,所以安文逸没有挣脱,任由周泽楷抱着,他倒是静静地盯着飘落在他眼前的雪,头搁在周泽楷的肩膀上。


“你一点也不问我……”周泽楷没感觉到安文逸的反抗,没有生出一点喜悦的感觉,心里不太痛快,手上的动作就不由得重了,安文逸被他勒的生疼。痛感促使脑中的想法加快起来,安文逸明白周泽楷的那句话是指他为什么不问周泽楷为什么要分手。


安文逸不知道,但他不可能这么回答,于是他抬手用了点力,推开了周泽楷,索性周泽楷也没想真把他怎么样,他放开安文逸,但是改用手抓着安文逸的手了,职业选手嘛,当然很爱惜手了,但是安文逸没这方面的感觉,他要退役了,还爱惜手干嘛呢?


所以他说:“前辈,我希望你可以把这份理智继续下去。先不论——”他突然就说不出话了,因为周泽楷突然吻住了他。


周泽楷动作很轻,或许带着一丝那么讨好的意味,周泽楷没有咬他,也没有怎么特殊的对待他,只是很小心的贴着,算是很初级的那种接吻。安文逸其实有点想笑,他带着眼镜,很不舒服,也不太喜欢在有眼镜的前提下接吻。


安文逸推开了周泽楷,默不作声的看着他,旖旎的气氛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周泽楷被推开也不恼,只是低着头,安文逸静了一会,突然说道:“你该喝水了。”


安文逸倒是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错,但是周泽楷却突然抬起头,目光亮亮的,安文逸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那种目光他看到过很多次,答应周泽楷成为情侣的时候,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唯独这一次,双方的情感并没有在一个步调上。


其实安文逸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在一起呢?并且还是异地恋,身份的差距,性别的为难,是因为什么周泽楷才死死的缠住他不放呢?也不应该说是缠住,安文逸在心中默念,其实,他也有一个小秘密从未开口。


“其实我们不应该在一起的。”安文逸说着,他淡定惯了,即使说着违心的话也看起来不像是违心,只是周泽楷却皱着眉头望着他,似乎在等着他说下去。


“你不该因为我而染上舆论。”


“我不适合你。”


话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安文逸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他还想说些什么,却看见周泽楷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手,安文逸动作一顿,熟悉的感觉传来,还没等抽走,周泽楷突然用力的抱住安文逸,小声的说道:“和好。”


“要和好。”


安文逸顿时感觉事情复杂起来了,他推了推人,没推动,于是轻轻的回抱了一下就松手了。意思意思也就足够了,那料到周泽楷不满足了,一直固执的抱着他,不停地蹭着他,安文逸忽然抬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下意识的说了一声,“乖。”


周泽楷还没什么反应,安文逸倒是先僵住了,周泽楷也没管他的反应,只是说道:“我乖,你不走。”安文逸轻轻的“恩”了一声。


“不走了。”


-END-


其实我原本想写个傻白甜的,只是看着泥沼两个字突然就把文风陷入了很可怕的状态。不知道我表达清楚了我想说的意思没有。周安两人分手,是因为小安觉得会耽误小周,所以冷落了他,促使两人无缘,但后来,小安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然后就甜甜甜了。


哎,好像撸一发all安啊,可是任务好艰巨,没有大纲就动不了笔,心塞。


所以这种事还是以后再说啦,大家观文愉快,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我虚心求教,谢谢。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学习了w

空气菌子:

学习x


十月广场: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安文逸人物分析#个人对安文逸的看法

收藏w

公子辰寒:

个人对安文逸最深的印象是清醒。
#性格#
小安是一个理智又谨慎的人。首先,在兴欣挖掘出他并邀请他入队的时候,小安已经猜出叶修的身份,很多情况下很少有网游玩家在收到叶修的邀请后会犹豫。但是,安文逸当时回答是要考虑两三天,他已经预见了这个决定是很重要的。然后,就是大学退学这件事,在罗辑在学习和比赛分身乏术的时候,小安就比较游刃有余。大学,应该是人生很重要的过程,但是安文逸放弃了,他很明白自己的状况是做不到兼顾的,所以他放弃了一方,专心准备比赛。还有是在与陈果及叶修讨论合同的时候,我觉得想的很周到,这一点很大程度上为战队做出了贡献。谨慎的话,举个例子,在快递账户卡的时候收了2000块。坚持是安文逸身上很重要的一个品质,他知道自己在团队里是最弱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松懈过,一直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比如后期在网游里,单治疗锻炼反应力的行为。即使是在压力很大的时候,他还是一直坚持着
另外,想说的是,安文逸应该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在第一次到兴欣的时候,向每一个人问了好,但是没有对谁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个人觉得这是一种礼貌的行为,同时也是不亲近的表现,有些冷淡。在大家不断磨合的过程中,逐渐有了归属感,所以在比赛后期很担心自己被换掉,只有在乎一样东西才会害怕失去某件东西吧。对于银装,一定是很感动的,一个很理智的人,连话都说不清了,肯定是非常非常激动的。以前看过一个分析贴,说小安可能以后会在兴欣的战队工作。个人感觉,小安是很感恩的人,应该很长时间不会离开兴欣。
#战场#
小安给我的感觉可能和黄少比较像,两个人在赛场上都是机会主义者,当然小安的经验肯定要差一点。张新杰在交手后,评价过小安时机的把握很准确。转折点,对贺武的那一场,面对贺武队长刻意针对的垃圾话不予理睬,还顺手回了叶修的关心。在时机还没来的时候只是耐心等待。然后,一个神圣之火,改变整个战局。很多人把小安视为兴欣的短板。小安的技术在兴欣的确是不高,但是他一直很高效率的配合整个团队的攻击,而且不断地成长着,加上自身的优势,相信终有一天,这个少年将会成为兴欣最坚固的盾。

参考资料:
《原作中对安文逸的描写整理》李紫菜_整理小能手
《安文逸原文出厂章节整理汇总(上)(中)(下)》青柠梳打

【周叶】情人节快乐。

※周叶情人节快乐喔!

※同居三十题之一方卧病在床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周泽楷很苦恼,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叶修因为连续几天作息时间昼夜颠倒不按时吃饭而现在又是偏凉的季节发烧了,突如其来的生病让周泽楷手忙脚乱。

在叶修的帮助下将医药箱找到拿出退烧药,就着热水喝下去以后,叶修沉沉的睡着了,安静的睡颜让周泽楷看呆了,他很少见到这样安静的,全身放松的叶修。

两人不在一个地方,也只有在特定的节日里才会相聚在一起,正巧今天是情人节,所以周泽楷才会请假过来兴欣这边,可是没想到前辈却病倒了。

周泽楷有些不满,看着叶修有些虚胖的脸,不自觉的就伸出手捏了捏,直到捏出淡粉色的痕迹,睡梦中的叶修仅仅是皱眉,然后翻了个身。

周泽楷叹了一口气,起身去做粥。

叶修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嗅到了淡粥的味道,睡了许久他肚子有饥饿感,但是却没有动。周泽楷睡在叶修的身旁,一只手拉住他的。

“小周?”叶修试探性的叫了叫他。

周泽楷迅速睁开眼睛,眼神有点迷茫,看着叶修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伸出手探了探叶修的额头。

很好,没有发烧了。

“前辈,好了。”

“我知道。”叶修点点头,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你才睡?我闻到粥的味道了,饿了。你要困的话就再睡会吧。”说着准备翻身下床,却没想到被周泽楷一把拉了回来。

额头抵住对方的额头,叶修看到对方的瞳孔中倒映出自己的脸,然后就听到周泽楷的声音:“叶修,照顾好自己。”

叶修听到周周泽楷叫自己的名字,一愣,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好。”

周泽楷放开叶修,心满意足的笑了笑,起身,“我给前辈去端粥。”

“情人节快乐,小周。”叶修说。

“……情人节快乐。”周泽楷端着热粥,放在桌上,目光定定的看着叶修,“我爱你。”

“我也爱你。”叶修说。

END.

【喻乔】我们的小乔终于嫁出去了

#喻文州0210生贺#

#喻乔#

#自给自足系列#

ooc

ooc

ooc

以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QAQ

急着赶完的一篇!

01.

“文州啊。”叶修在Q上私对方,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你和小乔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准备怎么办?”

喻文州没回,反而给乔一帆打了个电话。

“……前辈?”

喻文州一时捉摸不透乔一帆的态度了,说不对劲吧,又没那种感觉,说开心吧,这语气里也没见得有多开心。

“小乔,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喻文州等了一会,决定先下手为强,“你看,我们之间本来——”

“文州?”电话那头问道。

喻文州听声音便知道是叶修,不由得无奈开口,“是我。”

“怎么着?是想和小乔单独谈谈吗?我告诉你啊,小乔的……嗯,小乔的态度我也不方便问,你还是自己过来吧。”中间的话题转的生硬,连喻文州都感觉到了,不由得烦闷的说了声好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所以喻文州当然也就不知道转话题那背后的事情了。

02.

事实上当乔一帆接到喻文州电话的时候吓了一跳。

当时他们正在吃饭,拿出电话的时候乔一帆生怕被人发现,只能非常犹豫,又装作很自然的样子接了。

那想到还没说几句话叶修就发现了,发现是喻文州后,叶修脸上狭促的笑容让他闹了个大脸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修拿走了电话。

当听到叶修前辈要说什么话时,紧张的扯了扯对方的衣服,连忙小幅度的摆手。

电话挂断后,乔一帆心事重重,叶修看着乔一帆纠结的模样,叼着烟拍拍对方的肩膀,好心的开导,“你看,我让他过来,两个人见一面,不就什么都好了吗?”

乔一帆一想,也对,便放下了。

03.

在叶修看来,喻文州和乔一帆这一对,那可真是太悲催了。

具体事情是这样的,喻文州有一次和黄少天来H市来玩,也就顺便去了一趟兴欣,大伙聚一起,自然就去喝酒之类的。

大家都知道嘛,喝酒误事,乔一帆年纪不大,没有喝多少,但是也有一点晕晕乎乎的趋势,便起身去了厕所。

喻文州喝了一杯,也借这不适的借口,跑去厕所了。

叶修一见,打呼没趣,转身去灌黄少天。

大概过了有那么点时间,叶修见乔一帆还没回来,很奇怪,推推快不行的黄少天,“哎,我说他们两个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去看看!”

一旁的方锐笑了,打着岔:“不会是喻文州看上了小乔吧,哎哟纯洁的小乔要被染指了,想想就可怕。”

“魏老大你看看他怎么说话的……”黄少天喝了酒,说话都不利索了,扯了扯魏琛,哭丧着脸:“什么叫染指啊会不会说话要说也应该是门当户对吗对不对叶修你来给评评理!!”

叶修拍掉黄少天的手,“你别说话。”

“你别乱说啊。”这句话是对方锐说的。

每当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叶修真是悔不当初,方锐随便立什么flag!

04.

放叶修到厕所的时候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

“……前辈……”

“你……唔……别啊……”

叶修罕见的沉默了。

“扣扣扣——”敲了敲门。

奇怪的声音没了。

叶修很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你们,快点出来。”

喻文州是先出来的,看到叶修的时候脸上难掩尴尬。

乔一帆出来的时候脸红通通的,好像还哭过,看到喻文州的时候想说些什么,还是憋住了,深深的看了一眼喻文州转身走了。

“你给我站住!”叶修手臂环上喻文州的脖子,沉痛的表情溢于言表,小声的说道:“我说你怎么回事?你想对小乔干嘛?别以为我没看见刚才小乔出来的时候衣领都有点歪,嘴也是肿的。”

“就是那么回事。”喻文州说。

“你怎么?”叶修不太能理解。

“没错,我是挺喜欢小乔的。”喻文州没反对。

“你的想法?”叶修看着喻文州的表情都不太对了,“你别告诉我心血来潮啊。”

“没有。”

“说到这个还要看小乔的态度。”叶修给喻文州分析,“你这次回去了我给你问问啊,等我的消息,哥战队的人,你好好对这啊,敢欺负小乔,你们蓝雨boss见一个抢一个。”

“好。”喻文州偷偷舒了一口气,满脸笑意的答应了。

然后……

就是开头的事了。

05.

喻文州单独来了一趟兴欣,直接带走了乔一帆。

苏沐橙一脸“卧槽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表情。

叶修一脸“小乔终于要嫁人了”的表情。

方锐和魏琛一脸“在搞什么飞机”的表情。

至于其他人,都是一脸“咦他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的表情。

……

你问后续吗?

……

之后,当然干了个爽!

END.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QAQ